首页

【他家本是无情物】他家绝后了的故事

【www.slfschl.com--党的十八大思想汇报】

他家绝后了

春耕同的居民们最后一次看到石军是六一儿童节那天,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一大把氢气球,守在同口,看见孩子就往人家手里塞,还 不要钱,说是送给小朋友们的儿童节礼物。

邻里邻居住了几十年,谁都知道他那点儿底细,一个喝酒、赌钱、打架、跟在黑社会老大屁股后面狐假虎威的混混儿,三十几岁的人,没家没业,爹早早被他气死了。

不成器的败家子儿--这是大家对他的评价。谁也不想欠他的情,可小孩子哪管这些,看到五颜六色的气球,眼都直了,大人拽都拽不住。

石军把气球一个个分到孩子们手里,笑眯眯地说:“拿着,赶明儿记着军叔的好。”

当天晚上,对门韩大爷家的狗对着石军家的窗户叫了一宿,闹得全院都没睡踏实。转天,韩大爷去敲石军的门,想问问他是不是又招了什么不三不四的朋友。里面半天没动静,韩大爷趴到窗上一看,只见石军穿戴整齐,在上僵直地挺着,等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破门而入,他身子早就硬了,是喝鼠毒强自杀的。

大家心里都怪怪的,不是难过,也不是高兴,就是有些不得劲儿。甭管这人好赖,到底也是条命,怎么说没就没了?正当年的岁数,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没两天,上面调查结果出来,石军生前竟背了条人命官司!他酒后驾驶撞了个过马路的女工,原本撞得不重,施救还 来得及,可这混蛋竟借着酒劲儿把车倒回去轧了两下,活活把人碾死了。

事发时在晚上,那是条单行路,本来人就少,没有目击者,设在道上的探头又坏了,现场留下的线索不多。受害者家属痛不欲生,也只有吃这个哑巴亏。但石军死后,带他一块儿混的老大侯三主动找到警察,说出了真相。

据说石军开的那辆车是托人走关系弄来的报废车,也不算他个人的,是几个青年凑钱买来轮流开着过瘾的。石军撞人之后,醒过酒,吓得把车开到荒郊外的垃圾场烧了。扛不住其他出钱的“股东”问,只好找侯三借钱赔他们。侯三还 算讲义气,借了钱并答应帮石军保密。

可没多久,石军的神越来越差,他说自己被鬼缠上了,那个惨死的女工每天都会到他的梦里索命,晚上睡不好,白天也失魂落魄,神经都有点儿不正常了。

侯三只道是石军胆小,自己吓唬自己,还 笑他怂。直到石军畏罪自杀,他才冒出一头冷汗。摸不准算不算犯了包庇罪,怕冤魂也迁怒于他,就赶忙到公安机关自首“求心安”。警察自然不信怪力乱神之说,了解到石军生前一段时间的神状态,认为他的确是做了亏心事后心理承受力太差,被自己上了绝路。

侯三拿出一盘录音带,里面有石军生前和他的几次对话,关于间接承认犯罪经过的,足够当证据。他当时留了个心眼儿,觉得偷录下来以后肯定有用,毕竟是混社会的老油子,知道手里掌握点儿别人的把总是好的。

大家都骂石军不是个东西,这么死算便宜了他,应该千刀万剐。又想到他老实厚道的爸,一阵长吁短叹,不知道强家祖上造了什么孽,竟成了绝户。

石军的头七,韩大爷念在和他家几十年老邻居的旧情,弄了个火盆烧纸钱,刚好闺女春燕带孩子回来,也红着眼圈帮忙烧了几张。

没承想,这一烧竟烧出了祸。傍晚,大家都搬着小马扎,坐到同口纳凉,忽然听见韩大爷屋传来老头儿的大呼小叫,邻居们忙冲到他家。只见韩太爷搂着小外孙聪聪抖得面无人色,再看他惊悚的目光投射的方向--春燕正脸色铁青、五官狰狞地盘腿坐在炕上,森森地翻着白眼。

“这……这是怎么啦?”张小声问。韩大爷请人把聪聪抱到外面,才苦着脸告诉他们:刚才春燕正哄孩子睡觉,屋里刮了一阵凉风,眼瞅着她打了个激灵,忽然整个人就变了,一边呵呵呆笑着,一边大喇喇地掐聪聪的脸蛋儿,说什么这小子挺可,要认了当儿子。

他家绝后了(2)

“聪聪不本来就是她儿子吗?自己的儿子还 用认?你家燕子别是疯了吧?”旁边有邻居风风火火地抢白道。

一拍巴掌,用目光制止了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她压低嗓门说:“你们懂什么,还 没看出来吗?这是有脏东西附到燕姑身上啦!”

韩大爷忙点头,说:“是,她非说自己是……是石军……”

“啊!”胆子小的都叫出声来,但谁都不想走,往后退着,退到门口,战战兢兢地挤成一看热闹。

只有张慢腾腾地凑上前,叫了两声“燕姑”,上的人不答,又叫了声,“石军,是你吗?”

春燕哇地号出声,声音粗得很,呜呜号了两嗓子,说:“我在下面可受罪了!”

“这是你自己造的孽,怨不得别人啊,韩大爷可对你够意思,你不能再害了人家闺女和孙子。”

“石军”恶狠狠地龇龇牙,喉咙里一阵咕噜作响,狞笑道:“要是有个子嗣,时常记着我的好,我在底下也能过得舒服点儿。”

活音刚落,众人心里一惊,猛地想起家里有孩子的,都拿过石军给的气球,他那天也是这么说的--要记着他的好。

有人想起以前听说过的对付鬼上身的法子,用筷子夹中指,撒生米,往身上泼童子尿。壮着胆子试了,全不管用,张说是因为横死,太凶。

闹到夜里两三点钟,春燕忽然打了个嗝,双目紧闭,直挺地往后倒。“咚”的一声,头撞到了帮。张和韩大爷忙上前扶起她,又胸口又掐人中,才悠悠醒过来,茫然地四下看看,问:“怎么了?”

大家松了口气,谁也没敢对她多说,各自惴惴不安地回家睡觉。

氢气球开始频繁出现,每天早上人们从梦里醒来,推开门--只见树上、墙边的自行车上、窗台外面的花盆上,到处都拴着五彩斑斓的气球,小孩儿们高兴地哇哇大叫,想飞扑上去抢,却都被家长惊惶地拽住。

不知从哪传出首歌谣,在孩子之间流传:“气球飘,阎王到。石军喝了老鼠药,孤魂野鬼受煎熬,无人祭扫真潦倒,爷叔婶心眼好,给个娃娃抱一抱。”

一个个稚嫩的声音齐刷利地唱着,调子清脆欢快,听起来却分外诡异,让人胆战心惊。问他们是谁教的,什么时候学的,谁也说不清。

春耕同的居民们陷入了强烈的不安中,生怕自家的宝贝疙瘩一不小心被鬼勾魂附体,摄去做儿子。

韩大爷发现最近自家门外徘徊的邻居越来越多,都是看他一眼,张张嘴,欲言又止。他不动声色地坐着,大手噜着聪聪的脑袋,心里却升起不祥的预感。

终于,有人跟他挑明了来意,原来,他们竟想劝他让聪聪认石军当爸!

聪聪是个苦命的孩子,三岁时被诊断为孤独症,春燕带着他跑遍了全省的医院。春燕的丈夫却顶不住压力抛妻弃子,跟着别的女人跑了,春燕只好去法院单方面申请离婚,并把孩子改姓韩。

邻居们的意思是韩家和强家住对门几十年,关系一直挺好。石军那天上的是春燕的身,又点名说喜欢聪聪。这孩子没爹,自己也不认人。与其大家都跟着担惊受怕,不如就让聪聪认石军,反正强家都已经死光,这只是个仪式,让他在下面安心。孩子还 是和以前一样,没谁来争抢。

韩大爷气得浑身哆嗦,颤巍巍地骂:“亏你们想得出!我孙子够可怜了,你们还 要他认个死鬼杀人犯当爹,给你们挡灾?”

来人嗫嚅着,也觉得提的建议不太靠谱。没想到春燕从里屋出来,不假思索地插嘴道:“我同意。”

拗不过闺女,韩大爷只好找人算了个好日子,让春燕带聪聪去派出所改了姓。又在同里摆上几桌,请邻居们吃饭,并哄聪聪当众对着石军的遗像磕了三个头,算举行了仪式。

他家绝后了(3)

也给他上了炷香,喃喃祷告道:“石军,这下你有了后,在下面可以安心啦,你要是还 有点儿良心,就不要再作怪,保佑你儿子,等他懂事了,将来初一十五去拜你。”

说来也奇,从这以后,春耕同飘了很长时间的气球都不见了,只剩下聪聪手里攥着一个,赤橙黄绿青蓝紫,换着颜色的来……他很喜欢,每天目不转睛地盯着,咿咿呀呀地说些别人听不清的词儿。

春燕也履行诺言,时常领着孩子到对屋上香;七月半在同口给石军和他爹烧元宝蜡烛。

春耕同的人们看着春燕拉着聪聪的手路过时,总是又敬又怕,敬的是这个女人坚强果敢识大体;怕的是不小心冲撞了小自闭儿,惹他的恶鬼老子不高兴。

日子一天天过去,又到转年六一,听说侯三犯事被抓。原来他喝醉了吹牛,嚷嚷着要出去飙车,身边的人劝他现在酒驾已经入刑,抓住要重判。侯三却满不在乎地笑道:“爷天生贵人,出了事,有的是蠢货帮我顶罪!”“这话可不能乱说,谁那么傻?大牢可不是好蹲的。”“呸,蹲什么大牢?丫自己不想活,正好做了个顺水人情给我,那个傻石军,嘿嘿。”有心人便偷偷去公安机关检举:侯三才是撞人后又将其碾压致死的真凶,石军是清白的,也不是畏罪自杀。清醒后被带去协助调查的侯三起先还 嘴硬,经过人民警察半个月的突击审查,各种心理战术轮流上阵,他终于顶不住了。

原来,人真不是石军撞的,那天开车的是侯三,石军根本就不在现场,事后也只协助他把肇事车辆处理了。因为案子造成的影响太坏,民愤极大,侯三整天提心吊胆,就怕警察早晚会查上门。有一天,石军竟然提出自己可以代他顶罪,这样他就可以安枕无忧了。作为换条件,他要侯三付给自己十万块钱。

侯三想不通世界上竟然真有人要钱不要命,而且才区区十万,眼皮子也未免太浅了。他试探着问石军:“你如何保证拿了我的钱就肯定能把事情扛下来呢?万一你到里面再反悔,把我抖出去,我不是人财两空吗?”

石军犹豫半晌,他的脸色忽明忽暗,看得出正下极大的决心,最后,他一咬牙道:“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干脆制造个畏罪自杀的假象,等我死了你再给钱,这总行了吧?你是我大哥,出来混的,一言九鼎,我信得过你!”

侯三惊得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儿,直到石军把计划详细给他解释清楚,他才半信半疑地点点头。

警察问:“你许给他的十万块钱给谁了?”“春燕,就是他们家对门老韩头的闺女,离婚了,带着个弱智拖油瓶。他看上人家了,想给那孩子当后爹!”

侯三说石军从小就喜欢那姑,他俩本来是青梅竹马,后来他不走正道,春燕就渐渐和他疏远了,最后嫁了个负心汉。石军索破罐破摔,更加放纵,成了拘留所的常客。直到韩春燕的儿子出生,查出有病,被男人抛弃。石军的心又活泛了,他还 是喜欢春燕,想和她破镜重圆,只要对方愿意接纳自己,他也不嫌聪聪不是亲生的。

他想向春燕表明心迹,又怕被拒绝,也怕别人说闲话,只好这么一直纠结着,在背地偷偷对她好,帮她给孩子联系医院,带他们去求访专家。

石军打听到上海有家私人治疗中心,聘的都是国外名医,有过治好自闭症儿童的成功病例,但是周期治疗费用很贵,想看到效果至少也要十到十五万。如果筹到这笔钱,给聪聪治好病,春燕肯定会以身相许。可他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混混儿,哪有这么多钱呢?

无奈之余,他想到去卖肾,想着只卖一个应该也够了。联系好黑市的人做全身检查,检查结果却是个晴天霹雳,他竟然早就患上晚期肝癌,没几天活头了。

石军告诉侯三,十万块,换自己一条命,不,是半条,但足够解决侯三的心腹大患……等撞人的案子结了,就请他把那十万块钱给春燕送去,骗她说是自己生前存在他这的,让她给孩子治病。

他家绝后了(4)

说到这,侯三嘬了嘬牙花子:“为了让她收下这钱,我可没少费劲,春燕是个聪明人,知道他不可能有这么多存款,死活都不肯要。我又不能撂实话,只好说是石军生前跟我干的走私生意,我了他该得的报酬,他晚上给我托梦,非要我给她送来,要不就找我算账,她这才泪水连连地收下。唉,幸亏我遵守诺言,把钱给春燕了,没多久听说春耕同闹鬼,想想直后怕。”

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

原来石军还 不至于那么坏,他不过也是个痴情种子。大家想起这些年他虽然不走正途,倒也没真正祸害过春耕同里的老街坊,他小时候也是个挺招人疼的实诚孩子……

他们只是有一件事想不通,石军既然得这么隐忍,生前都不肯勉强春燕,为什么死后却那么难缠,非要出来作怪认个儿子呢?

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如果有,侯三这种败类为什么不见被鬼缠?如果没有,上春燕身的到底是谁?那几天同里飘着的气球打哪来?歌谣是谁教的?一切都成了谜。

强聪聪依旧每天盯着气球,赤橙黄绿青蓝紫,有规律地按照一周的顺序排列,大家发现,他竟然会数数了,还 会清晰地念出每个颜色的名称。专家说他康复的过程很顺利,正在一天天进步。韩大爷想让春燕再把聪聪的姓改回来,可春燕不改,说什么都不改。

目送春燕牵着聪聪的手,去石军的小屋烧香,一大一小,两个单薄的背影。看着看着,老太太鼻子一酸,了把眼睛,劝韩大爷:“唉,别燕子……她……她也费了番心思。”

延伸阅读
陕西顺口溜1、乾陵是壮观的,则天是和葬的;石碑是无字的,翁仲是一样的。2、碑林是珍贵的,书法是多种的;艺术是宝库的,文盲是不懂的。3、大雁是雄伟的,塔高是七级的;唐僧是取经的,回来是翻译的。4、永泰是其他
2019-10-18
李自成与官军大战的时候,张献忠也把官军杀得人仰马翻。 张献忠是陕西延安卫柳树涧(今陕西定边东)人,穷苦人家出身,在明军里当过兵。与李自成差不多时间里起兵造反,自称“八大王&rdqu故事大全
2019-01-03
韩愈是唐代著名文人,通六经百家之学,崇尚儒术,以提倡古文为职志,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如同中国其它读书人一般,韩愈也希望能受朝廷重用,一展抱负与长才。他在年少时便中进士第,但因个一性一不适官一场,一辈子故事大全
2018-08-23
南北朝时,一江一南府西海县海边有一个酒馆名叫“海鲜八大碗”,掌柜的名叫刘天,做鱼的手艺堪称一流,他尤其喜欢做鲅鱼。大家都知道,这鲅鱼肉质疏松,是海鱼中的粗鱼,上不了大的筵席,故事大全
2018-05-25
他家绝后了春耕一胡一同的居民们最后一次看到石军是六一儿童节那天,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一大把氢气球,守在一胡一同口,看见孩子就往人家手里塞,还 不要钱,说是送给小朋友们的儿童节礼物。邻里邻居住了几十故事大全
2018-02-14
女侠除一一奸一一记上海滩虽已沦陷,日本兵扛着三八大盖在马路上巡逻,槍刺在一陽一光下闪着寒光,但那些有钱人照样过着灯红酒绿的生活,甚至有些工商巨头还 跟日本人打得十分火热,合伙开店办厂。老百姓对他们故事大全
2018-02-14
军统霸王花十八岁的流一一浪一一女翠红被押赴刑场执行槍决。她跟随一一团一一伙扒窃了一位军官,在斗殴中又误伤军官致死,其他人四散逃离,独她一人获罪。荒郊野地乱坟岗,枯黄野草迎风摇曳。一排士兵荷槍站立,故事大全
2018-02-13
合格供应商管理制度(参考8份)合格供应商管理制度(一):第一章:总则第一条:为加规范采购行为,强供应商管理,保证电力物资的采购质量,依据《中国国电集团公司物资管理办法(试行)》,制定本办法。第二条:本办法所称合格供应商,是指依法成立,具有法人或生产经营资格和良好信誉,并经公司按程序审查认定的组织或者实用资料
2017-10-15
局部抗战战例之八大盘道战斗 1937年初,东北抗日联军第 5军集结在牡丹一江一下游的刁翎一带。1月下旬,据当地抗日救国会送来的情报,驻勃利县刁翎日军 300多人将调往林口,向当地居民征用 200个故事大全
2017-07-21
歌手:光良语言:国语所属专辑:那些未完成的发行时间:2015-05-02励志歌曲《那些爱过的事 (八大韩剧《未生》片头曲)》歌词:那些爱过的事 光良词:徐培年曲:光良拥挤的城市把你我推向[db:cate]
2016-05-01